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黄真真不结婚不买房就只爱拍电影

发布时间:2019-06-08 16:42:02
宝宝发烧了怎么办
宝宝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回事
宝宝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回事

我对人生没那么多计划,不打算结婚、没考虑过买屋,但我每天都超开心,因为我每天都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拍电影。很多人上班想下班,开工盼退休,我是每天都在享受。

一米五几的瘦小个子偏还着一身黑,加之一头染过的白色俏丽短发并没显得她有多朋克暗黑,反而衬托得她原本就姣好的皮肤更有些粉妆玉琢之感。

任谁看穿眼睛想破脑袋,也不会把46岁和眼前这个有些慵懒随性的小女孩联系起来。

现实中的黄真真本人,看起来格外娇小柔弱。不过她坐下来爽朗一笑,用低沉而略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始噼里啪啦地讲述自己的电影,自己的人生,坦率、豁达、明了,让人又确信,这的确是有着几十年历练的成熟女人才有的清醒范儿。

14年前,她以讲述女人性经验性观念性生活的纪录片《女人那话儿》犀利亮相影坛,不但荣获纽约国际电影节最佳国际影片大奖,还击败周星驰获得第2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杰出青年导演奖。

之后她又导演了一系列对准现代都市人的各种纠结困惑、悲欢离合的影片,在香港影坛打拼初期,黄真真被当作香港影坛罕有的够犀利够特立独行的前卫女导演。

但从2005年的《完美嫁衣》开始,有影迷就感叹,黄真真也开始洒起了滥俗桥段的狗血。这种感叹声音在2011年她北上和内地影业公司合作拍片之后,渐渐大了起来。《倾城之泪》之后的《被偷走的那五年》,既让她跻身超亿元票房导演俱乐部,也让她收获了不少的非议。

批评没关系啊,我不会抗拒的,也会关注人家批评我的点到底是什么,我要对它们学习。外国有一句话:You are always beginner。你不要当自己是老师,永远当自己是开始者、学习者,你就不会停下来,你才会进步。

拍自己擅长的主题

《闺蜜》是黄真真北上之后和内地影业公司合作拍摄的第三部片子,这一次,她依旧沿袭前两部片子的手法,找来两岸三地的年轻当红演员主演,发行目标依然对准整个大中华市场,档期定在了七夕情人节。

以一部专讲女生之间闺蜜情的片子冲击越发争夺惨烈的情人节档期,黄真真并不觉得这个决定很特别。你说闺蜜之间最常讨论的话题、最多的困惑是什么?什么时候你最需要闺蜜?不就是和男朋友吵架、分手、失恋的时候嘛!黄真真特别希望,看过这个片子之后,女性观众真的有共鸣,而一向对女性之间闺蜜情陌生的男性观众,则能开始学着了解和理解。

只是,在当前各种古装、动作、警匪、怀旧、爱情等类型片子和题材大行其道的时候,怎么就想到可能费力不讨好的闺蜜题材呢?闺蜜这样一个话题,不同地域不同职业不同层次不同年龄的人就会有不同的感受和故事,一个刚刚北上不到三年的人,怎么就自信能让众人尤其是占绝大多数人口的内地电影观众都有共鸣呢?

重点是抓住一些共性的东西,也就是所谓人性的东西,这是我拍片最关注的点。人性很多东西都是共通的,即使国外的观众也能看懂理解。对于《闺蜜》,黄真真认为,共通的东西很明显,和情感相关,和文化地域年龄阶层等关系并不大。《被偷走的那五年》,几乎没有人提出地域不同文化不同的问题,因为我要呈现的是情感而不是其他。

她并不想在影片中去讲述闺蜜的成长。如这样,不同年代不同地域显然会有很大不同,很难在一部片子里完整呈现,她也没把握如同赵薇把握《致青春》那样去把握90年代内地大学生的成长。

拍好自己能拍且擅长的主题,但并不代表她喜欢重复自己。事实上,每部片子,她都在关注不同的主题,都希望是对过去自己的突破。

拍完《被偷走的那五年》这样让人肝肠寸断的男女情感题材之后,她发现,目前大中华影坛其实还真没有专门讲述当代女性闺蜜情的片子,韩国有一个《阳光姐妹淘》,但我们没有,既然没有人做过,而且自己又是对闺蜜情有着深刻体会的女性,那就拍吧。

尽管黄真真这些年一直在求变,但拍纪录片起家这个烙印还是深深地影响了她剧情片的拍摄,她也蛮喜欢在片子用一些类纪录片拍摄的手法,这也成为她影片的一大看点。影评人争议颇大的《被偷走的那五年》,用手持DV拍摄生活片段的桥段,就几乎获得了一致的好评。

拍电影不把自己当女人

能拍自己感兴趣的片子还能按照自己的心愿去拍,这对于一个电影导演来说,不可谓不幸运。然而,作为一个女导演,黄真真这份幸运来得并不容易。

从一开始拍电影到现在,黄真真一直没让投资人亏钱。投资人很现实也很简单,你如果让人家亏钱,人家就不会再找你了。在黄真真看来,做到不亏钱是一个电影导演职业能够延续最基本的条件。

为了做到这一点,她的基本秘诀是和另一位著名的香港女导演许鞍华一样:拍电影的时候从不把自己当作女人。

说实话,到了片场唯一想的是怎么把片子拍好,组织大家把自己分类的工作做好,把片子拍好,至于人家把我当男人当什么都好,甚至不把我当人看也没关系,因为根本没时间去想这个!

事实上,黄真真认为自己在片场是个很强蛮凶的人,因此,她基本不觉得当女导演有什么特别困难的。拍片当然会遇到困难,有困难就必须解决,除此之外多说无益。难受不是走向梦想必经的过程吗?那种难受又不是做一个东西做不到,想拍电影没机会。

成为职业电影导演之前,黄真真对想拍电影没机会有着深刻体会。

因为热爱电影,从香港演艺学院戏剧系毕业的她,在当了两年电台DJ之后,1993年她选择到美国纽约大学学习电影。

她首先上的是三个月的进修短训班,学习生活忙碌又充实,也就在这段时间,她确定了电影真是自己这辈子最热爱的事情,下午三点下课,和同学去公园聊剧本可以一直聊到深夜,一点儿不觉得累,反而越聊越HIGH。

三个月之后,课程结束,在结业party上,校长特地向她走来,很赏识地对她说:你很有天分,不要放弃,我希望你能继续读电影。

这番话让黄真真受宠若惊。这也让她下定决心:把电影作为自己一辈子要做的事。每当艰难困惑的时候,她还会依然想起校长的这一席话,告诉自己,不要放弃。

在纽约大学学习时,她想拍属于自己的真正的电影长片,但作为一个穷学生,根本找不到投资。她首先想的是去自己挣。于是她拿出私房钱,和当时的男友在纽约成立了一家制作工作室,为美国著名的电视台NBC、CBS、CNN及ABC等制作纪录片及时事节目,如:《20/20》、《60分钟时事》等。

但挣的钱一投入到电影中就很快没有了。有朋友看她为找钱拍电影焦头烂额,便建议她去炒股,因为那样来钱快。

她听了朋友的话,把当时身上所有的积蓄投入股市,结果不到三个月全部赔光,还负债100多万美元。

人在纽约,为拍电影,做工存钱存不到,炒股炒到负资产,片子还没拍,她就到了山穷水尽濒临破产的地步。她咬着牙没有申请破产如果破产她就不能申请信用卡,没有信用卡可透支,她就真的没有一分钱可拍电影了。

因为当时非常痴迷好莱坞巨星罗伯特德尼罗,她捧着自己的剧本到他的电影公司的马路对面痴痴地等待。天真地希望有一天能邂逅他,对他讲述自己的故事,获得他的认可和投资。

整整9个月,她连罗伯特德尼罗的影子都没等到,他公司的门卫实在看不下去,便告诉她:别等了,罗伯特德尼罗不会走马路的,他向来都走后面的秘密通道。

这一招也没用,要生存还要拍片,怎么办?黄真真拿着信用卡透支的最后六万美元和一台DV,决定边打工还债边拍片。

那个时候,她白天穿着短旗袍到跳蚤市场大大咧咧地叫卖保险,晚上则去酒吧不休片刻地做调酒师,中间有空闲时间还要拍片。努力开源的同时想尽办法节省开支,生活中最基本的必需品最简陋的一日三餐很多时候也成为道具,拍完之后才吃。

在纽约的8年,是我最困难的时候。那时候好大的压力,每天睡醒了,就打去不同的电影公司,根本没人理睬我,送剧本去也没人看。多年后,黄真真已经可以笑着回忆这样的艰难,在这样的绝境中,她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电影梦,硬是拍出了自己的第一部长片《留下买路情》。

这虽然是一部低成本的片子,但黄真真当时为它却几乎付出了一切。好在付出得到了回报,1997年她监制、自编及自演的这部《留下买路情》入选New York Anthology Film Archives的电影新人单元(New Filmmakers Series)。之后,她回到了香港,开始在香港寻找拍片机会。

从黄百鸣第一个开始投资她的《女人那话儿》开始,黄真真在找电影投资方面开始变得不那么艰难。其实当她回香港的时候,香港影坛已经开始不那么景气了,但自己能找到投资,黄真真归结到应该是好的剧本和自己的热情打动了投资人。

反正我每次和投资人说剧本,都会说得激情无限,就是眉飞色舞、手舞足蹈那种。说到这里,黄真真又大笑起来,她相信这样的自己应该蛮有感染力和说服力的,投资人应该可以感受到她的热爱和激情,然后结合她之前的成绩,他们也就相信她肯定有能力把片子拍好。

力邀她北上拍片并一直合作的福建恒业影业公司的有关工作人员就表示,老板正是看中了黄真真足够热情又在专业上有自己的坚持,所以会放心和她合作。

我可能不是最有天赋的,但我应该是最坚持的。因为我真的热爱电影,足够热爱!

我的人生没有计划

坚持下来,皇天不负苦心人,黄真真觉得现在的自己每天都超开心,她每天都在做自己最喜欢而且能做好的事情。

经过这么多年打磨,她已经很清楚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基本上不会自找困难,懂得扬长避短,才会成事,人嘛,最重要的就是要开心,不是嘛?说出这句TVB经典台词后,又是一阵爽朗的笑。

我的人生没有计划,最看重的是活在当下,专注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争取每一天做到最好。年轻的时候,黄真真也有一堆的人生计划,有很多的担忧。现在的她除了会坚持把电影拍下去,别的都没有计划。事实上,关于接下来会拍什么片子,她也并没有具体计划。我是个很跳跃的人,人生原本难计划,谁知道明天会遇到什么,会想拍什么,顺其自然,这样做人也比较有趣。不过,如果明天有好莱坞的投资人来找我拍歌舞片,哈哈,我立马就会答应,因为我一直想尝试。

拍片就开心,商业片、艺术片,在她看来并没有太多的分别,只要拍出的是自己和观众都喜欢的好片就行。对于票房和奖项,从决定拍电影的时候,就不是她的目标,现在,更不是,讲好的故事,讲好故事是她现在最看重的。

年轻的时候拍片会很紧张、着急,经常在片场发脾气。现在成熟了有经验了,也越来越没脾气。发脾气也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可能是无能的表现,还会影响拍戏,不如放松些,这样大家状态都会好些,也容易有好的发挥。

人成熟了,机会多了,赚钱多了,面对批评,她也不再紧张。You are always beginner,你不要当自己是老师,永远当自己是开始者、学习者。对于批评,她不抗拒,还要研究对方批评的点是什么,敞开心扉来认真学习提高。

以前在香港拍片,地方小,人头地头都熟,很容易控制,到了内地,视野一下子变大,这也成就了让黄真真越发喜欢的现在的自己:从事艺术的人就应该有更宽阔的视野和更多的选择,世界大了,艺术也有更大的发展。

黄真真认为自己已经不是典型的港女。港女一直都被贴上独立自强的标签,但在她看来,虽然在事业上港女很理性独立要强,婚嫁的压力也并不大,但在感情上,港女并没有那么坚强,爱情至上的人很多,为爱情自杀的人也屡见不鲜,这在黄真真看来很蠢,我比普通香港女人都强。在事业和人生我都可以非常坚强,比男的都坚强。她觉得自己虽然以后也不会结婚了,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人生,她有最钟爱的电影事业就足够:不结婚没男友都OK,不拍电影绝不行。

误考状告酒店“没叫醒” 女子睡过头再误庭审
黑豹唐朝黄家强将合办巡演 于谦跨界助阵唱-光辉岁月-唐朝乐队
地铁扶梯能否不“空转”-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