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极品相师 129 术法争锋

发布时间:2019-09-25 22:43:43

极品相师 129 术法争锋

唐振东在水底被蛇咬伤,一刀削断了蛇头。唐振东探身出水,脚下的酸麻感渐渐向上蔓延。

唐振东知道,自己这是中毒了。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也许自己有时间的话,或许会去打一针抗毒血清,但是即使要打,在这么个小乡镇,也肯定沒有,去个比较大的城市,一來一回,至少要一两天的工夫。

反正自己命硬,中了天下第一毒的金蚕盅都沒事,看看你个老天能奈我何。

唐振东从水里出來,就看到院子里站了一个人。

“阮维武?”

“你就是广川的那个术法高手?”阮维武的汉语字正腔圆,説起话來让唐振东恍惚感觉自己碰到了老乡。

阮维武长的一脸越南相,黑的跟越南人一样黑,头也跟越南人一样卷,个头像越南人一样矮。

唐振东虽然近一米八的个子,比阮维武高了一个头,但是唐振东却丝毫不敢大意,别的不説,单説阮维武的这个院子里封存的煞气,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你竟然能找來?嘿嘿。”

“功夫不负有心人。”

“恐怕你那两个朋友也沒几天活头了吧?”

“哈哈,沒事,我会找人跟她们一起的,她们不会孤单上路的。”

阮维武哈哈大笑,“好,咱们看谁先上路。”

阮维武説完,闭上眼,默念一段咒语,唐振东骤然感觉浑身寒意袭人,本來在柬埔寨是热带气候,此时又正值下午最热的时候,突然因为阮维武的术法,他的周围变的寒意袭人。

这种效果,唐振东也可以营造出來,但是自己在国内纵横无敌的术法,又是在异国他乡,竟然会遇到同道中人,这让唐振东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不过唐振东虽然惊奇,但是反应度却不慢,他拔出尨牙,催动尨牙中的煞气与阮维武的寒气相对抗。

两寒相遇,阮维武的院子被两股寒意交替碰撞,植物瞬间枯萎,热带的植物只适合热带的环境,一旦环境突变,马上就会冻死。

这还不算,两人的斗法让院子结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唐振东的尨牙本身就是上古三大邪刃之,煞气逼人,又经过唐振东多次的吸纳煞气,本身已经是饱含煞气的极阴之物,再加上唐振东的精神催动,煞气往外狂涌

极品相师  129 术法争锋

唐振东身上的煞气狂涌,让阮维武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要知道阮维武的这个院子是他按照古法布置的,里面暗含阮维武的全部心血,这是一个古阵法。这个古阵法的作用就在于聚阴吸煞,阵法的很多材料是阮维武这么多年的积蓄所购置,还有不少从缅甸搜集回來的绝世翡翠,这才组成了这个威力极大的阵法。

而阮维武在此地的多年修炼,已经对这个阵法谙熟于心,如指臂使。通过这个阵法,阮维武能让院中的温度骤降几十度,不过像今天这样院中起了寒霜的场景是从來沒有过。要知道柬埔寨地处热带高温气候,年平均气温都在三十度左右,这里从來就沒有什么北方的霜冻,冰雪,要见雪,必须从电视上面。

今天,院中的霜冻让阮维武意识到,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阮维武是通过自己先前布置的阵法,但是眼前的这个來自东方古国的青年,竟然在仓促间应战,就能跟自己毕生心血布置的阵法相对抗,这种能力让阮维武感到恐怖。

阮维武是降头术大宗师,他的降头术术法已经练到了降头术的最高境界,鬼降。而到了鬼降境界,修炼的都是精神术了。

精神术在阮维武的降头术术法中占有非常大的关系,任何术法都跟精神术脱不了关系。

阮维武又把催动阵法的精神加强了三分,院子里的寒气更加浓重,从霜降展到了冰冻,地面上已经结了小冰碴。

唐振东正准备再加一把力,彻底的把阮维武的阵法破掉的时候,脚上的被蛇咬伤的酸麻,突然转为剧痛。唐振东心神一分,忘记了催动尨牙中的煞气,一股寒意由四面八方瞬间涌入唐振东身体里。

唐振东突然感觉在这热带地区,仿佛一下子就到了冰原雪国,从骨头缝里都透着寒意。唐振东脸色刷的一下变的苍白无比。

体内的金蚕盅被舍利那融融的暖意克制着,金蚕喜冷不喜暖,越暖和的环境,它的行动性越低,越冷的地方,它就越活跃。

唐振东的身体由暖转冷的一瞬间,金蚕仿佛一下子活了过來,在唐振东的五脏六腑嗜咬起來,唐振东疼的瞬间冷汗遍布全身。

“我要死了!”金蚕不光是嗜咬,而且它的体内含有剧毒,一种无法化解的剧毒。唐振东意志这么坚强的人,都被疼的一个踉跄,差diǎn栽倒在地。

不过阮维武术法的寒气涌入唐振东体内后,在他体内游走一圈后,突然仿佛被什么东西吸引似的,都疯狂的朝唐振东右手的尨牙涌去,最后存储在尨牙中。

但是阮维武阵法中的寒气是无穷无尽的,经过阮维武的催动,阵法一运作开來,这里仿佛有个通道直通北极极寒之地,把那里的寒气源源不断的输送过來。

寒气在唐振东体内游走一圈,然后涌入尨牙中。

寒气游走到唐振东的脏腑时,金蚕就嗜咬他一下,经过一次,金蚕就活跃一次,但是这寒气仿佛无穷无尽,寒气一來,他就被金蚕嗜咬一下。

金蚕嗜咬的疼痛加毒液,让唐振东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当然这个过程并沒有像咱写书这么慢,而是极快。

金蚕的嗜咬让唐振东的脑海中灵光一现:如果寒气不经过金蚕栖身的地方,那它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活跃了?

如果寒气是一条线,那唐振东凭借这么多年的内功修炼,他能引导着寒气走内功的行走路径,避开寒气的侵体。不过寒气是从四面八方而來,唐振东要引导这四面八方的寒气,就需要分出精神守住四面八方,然后等寒气來的时候,引导着这四面八方的寒气融而为一,最后才让这寒气避开脏腑金蚕栖身部位,引入右臂,最后到达尨牙。

唐振东本來练内功就已有所成,对于行气很有心得,引导寒气跟引导内气一个道理,唐振东很容易就让寒气朝着自己精神牵引的地方运动。

唐振东沒想到自己的尨牙在关键时候,竟然救了自己一命。

阮维武不断的催动寒气,想把唐振东冻僵,尤其是看到唐振东被毒蛇嗜咬的地方病毒作之后,他更加迅猛的催动阵法。

不过在持续了几个呼吸过后,这个青年已经由极度痛苦缓了过來。开始的时候,阮维武认为唐振东在强撑,但是半个多小时过后,唐振东依旧神态轻松,阮维武就知道自己的计策失败了。

阮维武的阵法未建功,心神一松的时候,唐振东抓住这个间不容的机会,一个箭步上前,一刀朝阮维武的咽喉划去。

唐振东的度之快,是由于他的体质,也由于他练的内功,他的一步瞬间跨过五米的距离,來到阮维武面前,刀锋直刺阮维武皮肤,刺的他皮肤生疼。

阮维武这么多年苦修也不是白给,在修炼精神和术法的同时,身体也格外轻盈,度也很快,他见唐振东刀向自己脖子划來,他迅的朝后一掠。

不过阮维武终究是慢了一线,他掠的慢了那么一diǎndiǎn,被唐振东的刀气把脖子割开,一道血痕,瞬间涌出了鲜血。

“年轻人,后会有期。”阮维武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跑。在跑的过程中,他放出了他养的鬼降。唐振东只感觉眼前鬼影重重,一时迷了方向,阮维武趁机逃了出去。

其实,阮维武不知道,阵法是唐振东的强项,虽然术法他也涉猎,但是却不是以术法为主要手段。唐振东的术法虽然也可以攻击人,但是他一般只会运用那些迷惑性的术法,像目眩神迷等幻术,总体上唐振东的术法仍旧属于幻术种类,攻击性不大。唐振东对于风水阵法的研究登峰造极。

而阮维武最擅长的并不是阵法,而是术法,他的鬼降术法堪称大宗师级别,之所以阮维武一开始沒用术法,而使用阵法对付唐振东,那是因为在阮维武的主观想象中,术法是他的看家本领,而阵法则是一种新奇的东西,他对阵法接触的少,而又见识过阵法的神奇,所以他想出其不意,打唐振东个攻其不备,但是他不曾想,自己以为新奇的东西,却正好是唐振东所擅长的。

如果阮维武一开始在唐振东受伤的时候,马上动用鬼降术法,那唐振东十有**会中招,不过斗法就是这样,永远不会有如果,阮维武却鬼使神差的用了阵法,准备打唐振东一个措手不及,而唐振东也沒想到一条蛇毒差diǎn引得自己被冻成僵尸。

唐振东侥幸胜了一阵,不过阮维武的鬼降术法一施展出來,他马上就失了应付。

广东治疗牛皮癣医院
广东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广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广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广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