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聯想如何突破增長極限阿梅里奧任務絕不輕松

发布时间:2019-06-07 17:41:04

  联想如何突破增长极限 阿梅里奥任务绝不轻松

  联想如何突破增长极限 阿梅里奥任务绝不轻松

  聯想換帥   北京時間12月21日凌晨,全球第三大個人電腦(PC)廠商——聯想集團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代碼:0992)突然宣布易帥——公司現任首席執行官(CEO)兼總裁斯蒂芬M沃德(StephenMWard)正式離職;接替他的職務的,則是威廉J阿梅里奧(WilliamJAmelio)。   就在美國時間12月20日上午9時之前,阿梅里奧的頭銜,還是全球最大的PC廠商戴爾公司的高級副總裁兼亞太及日本業務總裁。   這是一個頗令外界感到意外的消息。剛好在一年前的12月8日,聯想才正式宣布對IBM個人電腦業務的并購行動。   沃德的成績單   早在聯想宣布并購后不久,原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聯想控股有限公司總裁柳傳志就曾對表示,“最大的問題就是高層分裂,隊伍崩潰,這是最嚴重的問題。只要不出現這種問題,即使出現客戶流失等狀況,都不會是不及格的分數。”   按此標準衡量,沃德的成績不算糟糕。從聯想截至2005年9月30日中期財報的情況看,新聯想的營業額達到了481億港元,凈利潤也超過7億港元;雖然其凈利潤率從去年同期的超過5%被攤薄到只有1.5%,然而,能不被此前巨額虧損的IBM個人電腦業務拖垮,已讓聯想松了一口氣。   今年11月,楊元慶在接受美國《商業周刊》專訪時,也對聯想此番整合作出高度評價。他指出,當年惠普和康柏合并的時候,客戶一度流失了20%,而聯想有效地避免了這種局面。   從IDC公布的數據看,2005年三季度,聯想的全球PC市場份額為7.7%。這個數字,比2004年同期聯想加上IBMPC的8.0%的份額有所下降;但同期戴爾和惠普的市場份額僅微升了0.1個百分點,整合階段沒有被競爭對手乘虛而入已屬不易。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聯想在中國市場的銷量激增了30%。   據《PCWORLD》最近在美國進行的一份調查顯示,聯想臺式機的可靠性,與惠普、戴爾等眾多廠商一起被評定為“平均水平”級;而其筆記本電腦,更與蘋果一起,成為僅有的兩個被用戶評定為“優于平均水平”的廠商。   總的來看,投資者對于整合的表現還算滿意。過去一年中,聯想在香港聯交所的股價幾乎翻了一倍,一度上升到3.90港元;目前雖有調整,但仍維持在3.50港元以上。   然而,這并不意味著聯想面臨的壓力比收購時減輕了。   分析人士指出,聯想之所以整合順利,除了自身因素,也與大勢密不可分。2004年,人們一度以為全球PC市場的增長已到頂點,但事實是,在低價電腦以及筆記本電腦的推動下,2005年全球PC的增長達到了2000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德意志銀行以及投行貝爾斯通均預測,2005年全球PC銷量將增長16%。   聯想避免了最壞的結果,但由于銷售費用及管理成本急劇增加,聯想1.5%的凈利潤率令人難以安枕。同期(2005年前三個財季),戴爾的凈利潤率超過了6%,惠普也超過了5%。   聯想什么時候能恢復到5%以上的盈利水平?留給它的時間并不長。業界普遍預測,在年——甚至更長一點的時間內,全球PC市場仍有望保持長期增長勢頭。這也應是聯想完成艱難調整的“最好窗口時間”。   繼任者阿梅里奧   12月22日,聯想恢復交易當日,其在香港的股價下跌了超過四個百分點。   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銀行擔心沃德離開之后,原有的企業客戶會降低忠誠度,因而將聯想的評級從“跑贏大市”調低為“中性”,反映出一種較為普遍的擔心。   投資者擔心的是,沃德的離開,會引發聯想中原來IBM高層的連鎖反應,進而導致仍在觀望中的客戶選擇“用腳投票”。   《商業周刊》12月21日的一篇文章也強調,原IBM高級管理層的留用,對聯想仍至關重要。因為阿梅里奧雖然也有19年的IBM經歷,但進入聯想之前,其所服務的戴爾從來不是以技術創新著稱的,它的“殺手锏”只有一個——低成本。   在美國硅谷的很多人士看來,沃德的離任并不讓人感到意外。他們認為,在IBM效力26年的沃德業績乏善可陳,并不屬于“一流的”的領導者。   “沃德對于新聯想而言,最大的優勢可能就是合作態度。”一位曾在IBM工作過十多年的硅谷分析師告訴《財經》:“這在整合過程中肯定很有用,但僅此而已。”   但是,中國公司想在美國尋找一流的領導者,目前仍相當困難。當年,日本企業在美國就曾遭遇到同樣的困境——讓美國的主流商業界接受這樣一家外國公司,總是需要時間。   阿梅里奧出現的時機剛剛好。在2001年加盟戴爾之前,阿梅里奧的職務是NCR公司執行副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負責該公司兩大業務之一的零售及金融業務。此前,他還曾在IBM公司、AlliedSignal公司以及Honeywell公司工作。從1979到1997年,阿梅里奧在IBM先后擔任過一系列的高級管理職務,其中包括個人電腦業務部門負責全球運營的總經理。   今年1月,戴爾負責企業業務集團的副總裁斯蒂芬-菲利斯(StephenJFelice)被派往新加坡,以“雙總裁”之一的身份,與阿梅里奧一起負責亞太及日本業務。10月25日,來自新加坡、與阿梅里奧同一年加入公司的戴爾中國總裁符標宣布辭職。符離職之后,業界普遍猜測,已經被架空的阿梅里奧的離開,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導致阿梅里奧離開的,是2005年三季度戴爾在中國以及亞太區的市場表現。IDC公布的數據顯示,在中國市場,戴爾仍然占據第三名的位置,但其市場份額比前一個季度下降了1.4%;聯想的份額則增加了0.7%,以34.5%的市場份額牢牢掌控著市場。方正也把其市場份額從上個季度的12.1%提高到12.7%。   戴爾的三季度“憂郁癥”,也傳染到了整個亞太區以及日本市場。今年三季度,戴爾的PC出貨量只占7.8%的市場份額,比上個季度下降了1%;聯想的市場占有率則提高了1.9%,達到20.4%;惠普的市場份額也增加了0.4%,達到12.4%,進一步拉大了與戴爾的差距。   《財富》在11月27日的一篇文章中直言不諱地指出:“幾乎在一夜之間,戴爾發現好日子已經過去了。”其股價已從2005年年初的40多美元,一度下跌到11月的不足29美元;目前雖略有回升,但也只有30美元左右。 如何突破“增長的極限”   對于阿梅里奧而言,擔任聯想這個新興巨人的CEO兼總裁,顯然是一個突破“天花板”的機會。但擺在他面前的任務并不輕松。   在阿梅里奧的任期問題上,楊元慶表示:“只要公司的業績能夠符合董事會的要求,那就是無限期。”沒有人確切地知道董事會的要求會是什么,但如果不能盡快實現突破,實現兩倍于市場的增長;阿梅里奧所扮演的,也注定是另一個“過渡者”,而不是“革命者”。   在楊元慶看來,聯想在中國之外的市場上,有兩個存在交叉的主要增長點:一個是中小企業市場,自1999年之后,IBM在美國就退出了這一市場,只面向大企業以及銷售市場;其二,則是諸如印度、墨西哥、巴西這樣的新興市場。   今年11月,聯想與美國OFFICEDEPOT連鎖店正式合作,試圖通過其向中小企業出售THINKPAD的筆記本。然而,這種試探是小心翼翼的,聯想僅投放了有限幾種型號的產品。   短期之內撼動美國市場格局并非易事。目前,戴爾在美國的市場份額已經達到了33%,惠普也超過了20%,聯想則只有不足5%。   相形之下,市場更加細分和多元的歐洲市場的機會可能要大一些,尤其對于整體實力略遜一籌的后來者而言。臺灣華人電腦先驅宏公司就是一個成功的例子,目前它已成為歐洲最大的筆記本電腦廠商,整體PC出貨量也進入了前三位。   根據計劃,2006年2月,隨著都靈冬季奧運會的開幕,首批聯想LENOVO品牌的產品將進軍歐洲。這也將是新聯想,以及阿梅里奧要面對的最為現實和迫切的考驗。   就楊元慶所關注的中小企業市場而言,無論在中國還是整個亞太地區,都有著充足的增長空間。據市場調查公司AMI-PARTNER的統計,在中國,目前仍有超過60%的小企業(員工人數在1人-99人之間)未在日常運行中使用電腦。在俄羅斯,中小企業PC的普及率只有不足50%;而在泰國和印度尼西亞,這個比重更是低至27%和18%。   而就新興市場整體而言,增長空間顯然更為可觀。以中國為例,目前PC普及率只有4%多一些。在經濟相對發達一些的巴西,PC的家庭普及率也只有17%。更誘人的是印度,目前的PC普及率更是只有1%多一些。今年二季度,根據IDC的統計,印度PC出貨量首次突破了100萬臺。印度已連續兩年保持了30%以上的PC增長幅度。   目前,印度PC市場的領頭羊為惠普公司,其市場份額為19%;排名次席的則是本土的HCL公司,約為13%;聯想正以9%的份額緊隨其后。在這樣一個高速成長的市場,聯想仍有機會后來居上。   然而,對于聯想而言,挑戰同樣嚴峻。戴爾雖然面臨增長的瓶頸,但仍處于上升區間,2005年三季度高達18%的全球PC市場占有率,比聯想高出10%以上。惠普在經過近兩年的徘徊之后,也呈現出強勁復蘇的勢頭。聯想要獲得很高的“加速度”,才有可能完成這種超越。   而在身后,除了日本、韓國廠商,以臺灣宏基公司、明基以及華碩為代表的“臺風”也來勢洶洶;其中,又以經歷過十多年國際市場磨礪的宏基最為搶眼。今年三季度,它在全球PC市場上的份額已經達到了4.7%。   筆記本電腦市場的崛起,更加深了未來的不確定性。無論是IDC的預測還是GARTNER的預測都顯示,2005年亞太地區筆記本電腦出貨量的增長速度,都將超過30%,相當于臺式機增長速度的3倍以上。   現在的懸念是——聯想能抓住這樣的機會么?

宫颈炎的治疗方法
得了盆腔炎该怎么办
白带多白带异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